即使只有拍一套也是有很多想法與火花可以拍,即使面對鏡頭異常尷尬我也能化解尷尬,即使兩位性格內斂,也是有內斂中的小小熱情。

遠從澳洲特地飛回台灣來拍攝簡單又輕鬆的婚紗照,不想那麼地制式也不想要那麼地刻意,純粹就是要不自覺地就是拍完了。

婚禮當天的一切一切以及婚禮前期的所有所有,完全的放心交給專業人員的我們,沒有任何的指定,沒有特殊的需求,用完全的信任賦予我們作為當天的動能。

花可以組合成一種協和的藝術品,經過多種層次的排列最後的成果會超乎預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