常常會聽到有人說簡單的儀式,簡單的迎娶,簡單的闖關,簡單的宴客,對於我們來說越簡單卻是如此的不簡單

人與人之間的第一印象即是雙眼所視,我們從面貌身材以及整體穿著到腳底都被觀察著,我們人體外表之中有個地方佔有重要的一席之地,髮。

即使只有拍一套也是有很多想法與火花可以拍,即使面對鏡頭異常尷尬我也能化解尷尬,即使兩位性格內斂,也是有內斂中的小小熱情。

遠從澳洲特地飛回台灣來拍攝簡單又輕鬆的婚紗照,不想那麼地制式也不想要那麼地刻意,純粹就是要不自覺地就是拍完了。